最新帖子 社区服务 统计排行
主题 : 官场故事
级别: 圣骑士
UID: 100237
精华: 0
发帖: 700
金幣: 293 個
威望: 705 點
貢獻值: 0 點
邀請幣: 5240 個
在线时间: 0(时)
注册时间: 2018-06-04
楼主  发表于: 07-21

官场故事

官场故事
“小天,来,行李给张秘书。走,我们先回家。你舅舅本想来接你的,可市里有个重要的会,走不开,他啊,大概要到傍晚才能脱身。”在车上与舅母有一句没一句的叨唠着,大约过了半个小时,车子就驶进了市委大院。舅舅何为现任S省T市市委副书记,常务副市长,是T市的第三把手,理所当然地在这幽静神秘,为T市广大干部所向往“进步”的地方,拥有着3号小楼的支配权。傍晚时分,在明亮宽敞的餐厅与舅舅,舅母还有机灵淘气的小表妹享用了一餐简单而又别致的家庭晚宴后,叶天与舅舅来到了二楼的书房。书房古色古香,梨花木雕的书橱,摇椅,矮几,与几排珍本,善本交相辉映。可见舅舅在为官之余,对修身养性之道很是下了一番工夫。古士大夫有云: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把修身放在第一位,足见其道理。叶天揶揄舅舅,“我现在可算知道,什么叫做贵精不贵多了,呵呵,看看您这书橱就知道,里面装的可全是宝贝啊!这么多珍本,善本,拿去拍卖的话,恐怕要吓掉拍卖师的眼珠子啊。”“要是喜欢,你就挑两本去,我和你母亲这一系,到了你们这一代,就只出了你这么一个男丁,等我百年之后,你就是不要,也由不得你了”,舅舅看着叶天的目光没有官员的严肃而是充满了长者的慈祥。顿时叶天的眼睛不禁酸酸的,忆起年幼舅舅宠爱自己的日子。“呵呵,要是表妹知道我图谋她的家产,我可少不了要脱一层皮啊!”舅舅听闻此言,被逗得笑了起来,“你那表妹也的确淘气。上次拿我的茅台做实验,说是要提炼纯酒精,哎。”话虽是这样说,但舅舅脸上却充满了老来得子的喜悦和对表妹那种发自内心深处的喜爱。“好了,言归正传,你好好的北京城不呆,跑到这穷乡僻壤来作什么?”舅舅正襟危坐,开始向叶天发问。“老爷子说最近京城里,水太深太混,就一脚把我踢到您这儿来了。”“没个正经。”看到叶天故意摆出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舅舅又好气又好笑。“这还不是对您嘛,在工作场合我可严肃了。”叶天略微拍了拍舅舅的马屁。“哦,我还没祝贺您即将高升呢。这是我的贺礼,正宗的巴县青云石,祝您百尺竿头,更进一层。”叶天把一小厢红锦绒包裹着的奇石递给了舅舅。舅舅接过后把玩了一会儿,笑了笑说道:“算你有心,还知道老头子我喜欢什么。”S省省委常委,组织部长常笑因心血管疾病刚从这一重要领导岗位上退了下来,而舅舅由于中央扶持(主要是叶天父亲在这方面下了大工夫,花了大力气)和各方支持,获命调任这一重要岗位,完成了从市委到省委的飞跃。近日舅舅正忙于完成在市委的最后移交工作,这也是从小宝贝叶天的舅舅这次没有去接机的原因。在这一次升迁任命中,舅舅是十分感激父亲的,毕竟省委常委,组织部长这一官职要比普通的副省长来得实权的多,而进入省委常委意味着舅舅真正成为了在S省能说的上话,办的了事的人。“听老爷子说,最近A部的那位与B部的那位要对着干了。”说道正事,叶天也变得正经起来。何为看在眼里,心里暗暗点了点头:叶何两家算是后继有人了。何为没有插话,等着叶天继续往下说,虽说在S省他现在已经算是一个有分量的人物了,但毕竟京里的事他并不十分了解,而且多年的官宦生涯让他养成了在没有把握全局之前决不发表自己看法的习惯,这一点在上级和同事眼中就是“沉稳与胸有成竹”的表现,是他能够不断高升的原因之一。“哦。我原先呆的部门正好夹在当中。前段时间那两位都找过我,交谈时话语虽然比较含糊,但意思都十分明确。”叶天看到舅舅点头示意后继续说道:“老爷子不想让我淌这混水,他自己呢也不愿意牵扯进去,就算要入局现在也不是个理想的时机。所以就让我下来镀镀金,避开这件麻烦事,这不把我发配到您这儿了。”叶天把下调到S省的原由完完整整地给舅舅交代了一遍。何为点了点头,A部部长与B部部长的宿怨他也知晓一二,看来这次双方或许是要动真格的了,否则位高权重的姐夫也不会如此小心谨慎。说不定里面还涉及到更高一层的较量。何为心中暗自揣测了一番,大约过了半分钟左右,“你以后就住家里吧,照顾起来也方便一些。等会儿让王姨(工作人员)给你安排一个房间。”“别,别”,叶天连忙求饶,“我下午和舅母已经说过了。我还是住在外面,在北京的时候也一直是一个人住,早习惯了。以后一星期回来看您和舅母两次,总行了吧。总不能老让我把女孩子往宾馆里带吧,那影响多不好。”“你个不学好的小兔崽子,小心上级领导找你谈心。”在亲情滋润下何为脱下了严肃的外衣,表现出了难得的幽默和风趣。“我适龄青年,一不犯法,二不违纪,自由恋爱,谁能奈何?”叶天看出舅舅兴致不错,也不由自我打趣。“你和军委王家那丫头处的怎么样了?”对晚辈婚姻的操心是每个华夏国长辈必做的大事,就连日理万机的高级官员也不例外。“政治联姻呗。能拖就再拖两年,反正那丫头岁数还小。”叶天不想在这问题上绕圈子,不能自主选择一生伴侣无论如何都是一件极其痛苦的事情,虽然出身在高官家庭的他早有了这份明悟,但是只要一想起这件事,心里总觉得不舒坦,特别腻味。或许那丫头心里也不好受吧,叶天心想。市纪委书记办公室“小叶啊,考虑到你下调的时候已经是科长了,而T市与中央部委在行政等级上的差别,所以在T市你应该是副处级待遇。再根据中央关于给年轻干部加重担子的精神,经过纪委党委研究,决定把你安排在二处,担任副处长,代理处长职务。”纪委书记李涛与叶天并肩坐在黑色真皮沙发上。李涛沉吟了一会儿,似乎是在准备说辞,“我是何书记,哦,不,应该说是何部长的老部下了,当年何部长在I县做县委书记的时候,我就是副县长。在何部长的领导下,那时侯I县的发展真是非常迅速啊,我个人对何部长的能力是万分钦佩的啊。呵呵,跑题了,跑题了。小叶,你以后有什么困难的话,尽管来找我,不要怕,在纪委有我为你撑腰,不要有任何思想包袱。年轻同志要勇于奋进,不断进取嘛!”说完后,李涛笑眯眯地看着叶天,等待着他的反应。“老狐狸一番话说的滴水不漏。一是表示已经知道我和舅舅之间的关系,给我加加担子,升了我一级官,这是给舅舅一个面子。舅舅现在已经是省委常委组织部长了,在S省有无数官员想方设法地准备讨好。二嘛,就是不轻不重的在我面前拍了舅舅个马屁,想通过我向舅舅伸出橄榄枝。这最重要的三嘛,或许已经知晓父亲在北京身居高位,并已猜测出这次舅舅的高升与父亲密不可分,估摸出了父亲在中央,在S省的能量。不然他堂堂一个地市级用不着在我这儿显得低声下气。来时听舅舅说过,他是省委钱书记的姻亲,在T市和S省也是有字号的人物。呵呵,看来这位李书记的政治敏感性不差啊。”叶天在心中如是分析揣测。“我一定不辜负组织和李书记对我的期望,必定努力工作以回报组织和李书记的栽培。”叶天回答的简短精干,并且也不大不小地回敬了老狐狸一个马屁。“好,好。”李书记赞许地点了点头,似乎为叶天的聪明高兴,亦或是吃了马屁后浑身舒畅,千穿万穿,马屁不穿。又聊了一会儿,李涛通过电话让他的助手冯玲带叶天去办公室熟悉下属。叶天也就恭敬地退了出来,并一再表示要去书记家做客。老狐狸更是乐呵呵地直答应。在纪委大楼的走道里,叶天细细观察着这位书记秘书冯玲。一身套装把这徐娘半老,风韵由存的女人衬托得另样妩媚。娟好的面容,丰满圆润的婀娜身姿,裸露在套装外的白皙无骨的小手臂,勾出一副蜜桃般的成熟风韵,而眼角细细的若隐若现的鱼尾纹非但没有破坏这份成熟美丽,反而更是把她发挥到了淋漓尽致。叶天心中不禁邪恶地想象这冯美人在肥胖臃肿的李书记身下委婉承欢是怎样的一副光景。“这是小李,这是小张,小王。”冯秘书在二处的科员办公室给叶天一一介绍手下的小兵。“哦,这是柳枚,她可是我们纪委的第一美女啊,叶处有意思的话,可要抓紧啊,排队追我们小柳的人可是数不胜数啊。”冯秘书不大不小地开了个玩笑,“仔细看看,叶处和我们小柳还真是郎才女貌,天生的一对啊。”“冯姨,你再说,人家可就不依了。”这名叫小柳的女孩撒了个娇,看的出与冯秘书的关系十分的密切。女孩二十出头,应该是刚从学校毕业出来,漂亮的瓜子脸上写满了学生般的青春,清纯,让人忍不住想把她搂入怀中肆意轻薄。真是一个小妖精啊,叶天心想。叶天没有理会冯秘书的打趣,清了清嗓子,对着二处的科员慢慢说道:“我十分高兴能来二处与各位一起共事,希望能在以后的日子里与各位一起开创一个新的局面。大家只要记住:有心之得,虽善不赏;无心之过,虽恶不罚。那二处就相安无事了!”看见底下科员怔住的表情,叶天心想“我初来乍到,不一开始震一震你们,你们还以为我年纪轻,好欺负呢。机关里的老油条可不是好对付的啊!再说,刚才听李书记的口风里,二处还有一个副处长,刚三十出头,似乎也很有一点后台,对这处长一职也是馋涎已久了。这次我上任,保不准他会在后面使什么坏心眼呢。现在不把你们这些墙头草给糊弄住,保不准你们一轱辘全跑他那头去了,那时候,我这正处可就不如他那副处管用了,那麻烦就大了。看来,李狐狸把我按在这个位置,也有点居心不良啊,是想让我牵制他呢,还是让他牵制我,亦或把两人都算计在内了。但不管怎么说,这饭还要吃,事还要做。如果连区区一个处长位置都搞不定,那就更不要提以后回到京城和那群老狐狸斗了!看来老爷子这次让我下来锻炼锻炼还真是英明,不然一直窝在他的羽翼下,等过几年他老从位置上一退下来,我还不让那群老狐狸给啃得不留一点渣。“今晚我请诸位去海天宾馆潇洒潇洒,也算是我的一点小小心意,工作之余,大家还是朋友嘛,诸位可不要推辞啊。”大棒加胡萝卜,叶天还真是有一手,“冯姨,您也务必赏光啊。”“好,好,叶处请客,我一定来,一定来。”冯玲看着叶天的眼光里与刚才相比多了一点东西,赞叹,佩服亦或还有一丝敬畏。这个年轻人不简单啊,她心中默默想着。叶天这一番做作,完全是当着冯玲的面,一来是告诉手下一帮人,他和纪委党委的关系十分深厚,和李书记的关系十分亲密。二嘛,是希望在冯秘书心中留下一个深刻印象,通过她让老狐狸知道他并不是善与之辈。细心观察众人的表情,叶天知道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傍晚时分,海天宾馆,灯火通明,客来客往,好不热闹,不愧是T市第一宾馆。叶天一席在酒桌上天南地北地胡侃,各家隐私八卦,有色笑话,通通是来者不拒,叶天也尽量参与其中。叶天深知,与下属相处要严厉之余有一丝宽厚,融于之中又脱于之外,让他们觉得你既可亲又可畏。可畏嘛,白天在办公室的时候已卓见成效。这可亲嘛,还有比在饭桌上来得更快的吗?几杯酒下肚,望着饭桌对面的两女,略沾酒精的她们,脸上已浮起了红晕,格外诱人,一株是清新的百合,一株是成熟的海棠,看在叶天眼中,心里不禁痒痒的。“来,来,大家一起敬叶处一杯,祝愿我们二处在叶处的领导下,走向繁荣,走向昌盛。”起来祝酒的是张名,与叶天差不多大小的年纪,参加工作已经有几个年头了,看他的奉承工夫就知道几年的工作经历已经把他磨练的圆滑老到了。怪不得人们常说:机关是最锻炼人的地方。“去,去,什么叫做祝愿啊,不会说就不要乱说。像我们叶处如此年轻有为,一表人才,我们二处那是一定会在叶处的领导下走向繁荣的。大家说我说的对不对?”和张名抬杠的是李飞,这马屁排的更是滴水不漏。大家听闻此言不禁都哈哈大笑,弄得张名憋红了一张脸,尴尬万分,坐也不是,站也不是。大家看见张名这般模样,又都忍俊不禁。后来还是冯秘书打了圆场,张名才好了兴致,与大家又一起欢闹起来。席间,叶天从众人嘴里探得二处的另一副处姓曹名万,是T市公安局局长的公子,长得是仪表堂堂,且又能说会道,很是得妇人少女的喜爱。张名借着酒劲,还道出曾看到这曹处与柳枚在咖啡馆亲亲我我,端的是恩爱非凡。此言一出,大家不由纷纷打趣柳枚,弄的她是又羞又气,好是无奈。又从冯秘书口中得知曹万这几日请了事假,与他父亲曹局长回老家省亲,似乎老家那边出了点什么事情。大约一直笑闹到十点,大家纷纷散去。柳枚也婉拒了叶天要开车送她回家的好意,说怕别人误会,气得叶天牙痒痒的,偏又发作不得。叶天很帅,高大健美的身躯,灵活而多智的眼睛、高挺笔直的鼻梁、浑圆的颧骨、国字形的脸庞,配合着棱角分明的嘴旁那丝充满对女性挑逗意味的洋洋笑意,实在有着使任何女性垂青的条件。可今天,叶天却第一次在一小女生身上碰了壁,着实让他自尊心受到了不小的打击。在T市,叶天现在也算是孤家寡人一个(单独居住于一处租借的三室二厅里)。叶天虽下调到T市,但工资待遇还是按照原来在北京Y部时候的拿,日子过的还算小资,来T市前,他已经通过民航把他那辆宝贝爱车从北京空运了过来。爱车是20岁生日时远在香港做生意的叔叔送的——一辆宝马z4。十点刚过,叶天觉得时间还早,不愿立即回到居所,遂开着爱车兜起风来,一路欣赏T市夜景。大约又过了半个小时,叶天逐渐感到无聊和不耐,在路遇明星路上的“梦醉佳人”酒吧时,便停车,走了进去。叶天进了酒吧要了一杯艾凡吉尔红酒,心里想着即将到来的与曹万的针锋相对,不免有一点头痛。按了按有些发涨的太阳穴,叶天苦笑了一下,感叹了一声“真是人在官场,身不由己啊”。无论身在何处,只要是踏进了权力这个旋涡,你就不得不面对欺骗,拉拢,金钱,女色,结党,营私,一切一切的权谋都是为了利益而服务,为了利益而展现。人在其中,无一能脱身事外,只是污染的程度,堕落的程度有深有浅罢了。就像这次京城两位高官的争斗,偏偏都想把毫不相关的叶天给牵扯进来,为的是想让叶天的老爷子表态,至少是在道义上站在自己的这边。而且若能把叶天弄成了自己人,那也就等于与叶家结盟了,如此好事,谁个不想?小小的叶天也只能被不想卷入此次斗争的老爷子流放到了T市。没想到到了T市还是免不了勾心斗角的日子,权力场的枪林弹雨可一点也不比战场上来得小啊!微微叹了口气,叶天拿起酒杯,饮了一口,红酒在口腔中流转,美妙的芳香,浓郁的口感让人不禁深醉其中。“先生有烦心事?”一个清脆悦耳的声音传到耳中。叶天寻着声音望过去。只见一清丽女子来到了他身旁,女子最多二十一二,在酒吧昏暗的灯光下,她脸庞的线条柔和而饱满,高挺的鼻子,白皙美丽的脸蛋,一切虽然不那么清晰,却让人感受到一种朦胧的美,尤其是那双眼睛,雾朦朦的,像三月里的江南那么富有柔情。其实光线不仅可以增加人的美感,还能掩盖面部的细微缺陷,即使是长的不怎么样的女孩子,只要五官端正,在如此昏暗的灯光下,都会显得比平时漂亮许多,更何况是像身边女孩这样天生丽质的美女。叶天微微一笑,邀请女孩坐下。女孩身上那股淡淡的似兰似麝的香气撩拨得叶天心头一阵酥麻。看着酒杯里价值不菲的红酒,望着坐在身旁的清秀佳人,你就会明白男人为何会追逐权力,追逐金钱。因为权力和金钱会带来无与伦比的享受和快感。女孩在PUB门口已经等待了很长一段时间,心神很不安定,她不知道这一步走的是否正确,可现实让她没有选择的余地。看见叶天开的是高档宝马车,宝马特有的BMW标志和那大进气格栅都标志着主人的不同凡响。女孩知道,这是个机会,是她等待了很久才来的一个机会,她一定要把握住。不然,她不知道自己是否还有勇气这样慢无止尽地等待下去。“小姐想喝点什么?”叶天的声音如同他的外表一般十分柔和。“随意就可以了。”声音十分清纯干净,不像平时遇到的小姐那样故做娇媚,惹人厌恶。“那就也来杯红酒吧?”叶天微微晃动了一下手中的酒杯,红色的液体以一种富有旋律的轨迹转动。喝红酒的男人都是绅士的,喝红酒的女人都是淑女的,记得有人曾经这样说过。有美女相伴,叶天心情不禁好了几分,思绪暂时远离了官场风云。“好的,谢谢。”女孩的声音很轻柔,很朦胧,对已经有了几分酒意的叶天来说是一个不小的诱惑。“再来一杯艾凡吉尔。”叶天打了个清脆的响指,唤来了侍者。叶天打量着身边的女孩,秋波流盼,樱唇含贝,雪肤玉肌,就外表而言女孩虽不如叶天所见过的绝代尤物,却另有一种出尘仙子般的楚楚动人。女孩涉世未深的清纯本色有一种让男子渴望占有的冲动。侍者送来了红酒,说了声“慢用”。“谢谢!”女孩回答,还对侍者微微点了点头。可以看出女孩的教养很好,这一点让叶天觉得十分诧异,按理说如此女子应该养在深闺,受尽宠爱才对,为何会自甘风尘?女孩喝红酒的姿势十分优雅,十分标准,应该是受过这方面的礼仪训练。叶天对女孩的评价不禁又高了几分。“小姐如何称呼啊?”叶天表现的彬彬有礼。“叫我小玉吧。先生如何称呼?”叶天注意到女孩拿酒杯的手很白皙柔嫩,十指芊芊的,比一般女孩来得更为漂亮。美丽女人叶天见得多了,但是没有一个像女孩的小手那样令人心动,所谓的芊芊玉手就是形容女孩这样的吧。“鄙人姓叶。”收回了注视女孩的目光,叶天抬起手腕,看了看表,已经子时时分了,心下有了决定,“多少钱,一夜?”话语直接,赤裸得令人恼怒。女孩似乎被吓着了,但旋即又恢复了镇定,轻微地咬了咬嘴唇:“7000。”“7000?”叶天玩味似地笑了笑。“6000最低了。”女孩的声音有一丝急噪,有一丝不安,或许还带有些许的哽咽。叶天看了看女孩,楚楚动人的神情的确让人有些不舍,而且从她的眼神中,他似乎看到了另外一个人。半响,叶天才回过神来:“好,走吧。”女孩心中的一块大石落了地。叶天打了个响指,“买单。”“先生,一共1800元。”叶天从公文包里取出长条的lacoste钱夹,抽出2000元,对侍者微微一笑:“不用找了。”“谢谢,欢迎下次再来。”侍者礼貌地躬了躬身,转身离去。叶天打算把女孩带回自己租的房子,去宾馆他觉得不太安全。初来乍到的他可不想在宾馆里栽个跟头,现在有些宾馆的巡检十分厉害,而且身为公职人员的他在宾馆里做这种事,就算凭着关系能有所掩盖,但面子上总不好看,对自己的官声也大有影响。坐在车里,女孩一路上都心怀小鹿般揣揣不安。房间里叶天搂着女孩,一双魔手在女孩娇嫩的身子上游移。叶天翻起女孩的长裙,从下面抚摸女孩白皙柔嫩的大腿,亲吻女孩美丽的脸蛋。女孩的俏脸开始发烫,浑身感到一阵酥麻。女孩皮肤保养的很好,很细腻,很光滑,嫩嫩的,柔柔的,让人爱不释手。褪去女孩的外衣,男人审视着,评价着女孩的身体。男人那“侵略”般的目光让女孩更是娇羞,浑身肌肤都泛起动人心魄的玫瑰红,男人知道女孩动情了。男人加大了挑逗的力度,引得女孩一阵痉挛。女孩被动地不知所措地回应着,动作十分的青涩,十分的生疏。叶天疑惑地看了看女孩,心中不免有些狐疑:不会是个雏儿吧?动作便轻柔了许多。就在叶天与女孩翻云覆雨的时候,T市市郊的一处别墅里,也正上演着一出激情剧目。“你觉得他怎么样?”在喘息之余,男人问道。“恩,很厉害,很精明。”女人的声音中带有哭泣的味道,“他很有背景?”“为什么这样问?”男人没有停下来,反而加速了运动。“若没点原因,你不会对一个下属这么感兴趣,特别是他才刚刚调来。平时你的心思啊都放在和那几个老狐狸勾心斗角上了,”女人的声音越来越低,“除次之外,你的心思就全在女人身上了。”男人拍打了一下女人的臀部,以示惩戒。“那小子是老何的外甥,似乎是京里哪位的公子,你知道老何的底细我一直也摸不清。”“我说嘛,你怎么突然反常了。你担心老何会对你不利?”女人似乎摸清了男人的心理。“老何,我到是不怎么担心,毕竟他才刚刚上去,再说省里我也有人。怕,就怕京里的那位是否有什么别的想法。”男人的话语中显出了少有的疲惫和担忧。“所以你把他安排在二处的那个位置上,是想拿曹万制约他?”“知我者,美人也。”男人吻了一下女人光裸的脊背,略带忧虑地叹息了一声:“照你的看法,恐怕曹万远不是那小子的对手,看来还要想点别的法子。”“别多想了,船到桥头自然直嘛。”随即男人的喘息声,女人的呻吟声又重新此起彼伏,满屋说不尽的旖旎春色。【完】  


花点小钱打赏一下楼主 :

赏+5

赏+8

查看

失效
描述
快速回复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