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帖子 社区服务 统计排行
主题 : 七仙女
级别: 圣骑士
UID: 100237
精华: 0
发帖: 700
金幣: 293 個
威望: 705 點
貢獻值: 0 點
邀請幣: 5240 個
在线时间: 0(时)
注册时间: 2018-06-04
楼主  发表于: 07-21

七仙女

七仙女




    序章
    从学校放学回家後,我觉得很无聊,不知该做什麽才好,脑中灵机一动,何不对自己来一场游戏?
    我的房间在2楼,从窗户可以看见外面的小公园,这时天色已晚,小孩子们玩耍的声音逐渐消失,四周好不寂静。
    除了路灯下,其他的地方都变得昏暗。我在明亮的房间中,将手伸入裙子里……向着床铺的地方有一面细长的穿衣镜,我朝着它慢慢地把大腿张开。
    手指从内裤边缘的缝隙中伸入、脱掉,再到股间拨开花瓣,对自己来个观察。
    「唔,想不到看起来这麽复杂。」突然,一股冲动袭来。
    将花瓣拨开观看内部的构造,可是太累了,只维持了一会儿就支持不住了。
    莫名的兴奋传来,双脚变得软绵绵,下体发热,爱液滴落。
    接着,我开始沾取爱液,以手指画着花瓣边缘。
    柔软的肉蕾变得湿    地,爱液汹涌溢出,流向最敏感的部位。随着手指四处滑动,两片花唇逐渐膨胀,一股难以言喻的快感阵阵传来。
    我中学的朋友千鹤说,「奈留的泉水真多,舔舐以後就会一直、一直流出来。」想着她可爱的话,我进入了心魂飞驰的境界。
    千鹤、千鹤……一边想着她,乳尖也不由得硬固了起来,翻来覆去地……今天我是怎麽回事啦?
    「千鹤,拜托你舔舔我!」我禁不住喊叫出来。
    ……忽然。
    「奈留!好久不见!我好想你哦!」蒙胧中似乎听到千鹤的声音,她竟出现在门口!我吓得挺身坐起。
    中学时的同学,千鹤穿着高中的制服,衬衫配上领巾包得紧紧地,大胸部像要绷开钮扣似的。
    突然大驾光临,可是,人家才开始舒服呢……。
    「进门前应该先敲门才对吧!还好你是我的好朋友……」「少来这套!怎麽啦,在干什麽见不得人的事呀!」哈哈,话得从头说起了。
    原来我姊姊想制作H.GAM( 编者注:性爱游戏),叫我引诱我的好朋友千鹤参加,还要我把她们的样子画下来。
    我的姊姊叫做星野爱美,在杂志社担任编辑,人缘很广;现在来拜托擅长绘画的我,想拒绝也拒绝不了……
    「我、我、说真的,其实我也没什麽自信,我还不习惯画cG(编者注:电脑游戏图案)。」并非一口回绝,也怕千鹤不肯答应。
    「……奈留,你好可爱。」还来不及思索,千鹤突然一把将我抱住。
    「怎麽啦?你在想什麽?」这家伙!什麽时候变得心思这麽细密的?
    「对不起、对不起,我想得太出神了……」「奈留,想起来了吗?我们的那一次。」事情怎麽变得这麽突然……。
    千鹤的心情似乎被拉回从前,大眼睛里好像在思索些什麽。
    此时,我的心里也浮现出往事。忽然,千鹤从後面靠了上来。
    「奈留,那个时候是这个动作吧?」说罢,便用舌头舔舐我的脖子。
    我的脑海里出现了一片景象。
    ——呀,我想起来了,那是中学开学典礼的时候……。
    「千鹤发出「啊」的叫声,大家都转过头来看。」我怀着紧张的心惰,偷偷舔舐千鹤的脖子。
    当时的千鹤穿着与现在相似的短裙,看起来有点幼稚。现在倒是少了这份矜持…真是的。
    「是吗,那样突然靠过来舔脖子,谁不会吓一跳呀?」无论如何,今天回想起来,当时的我真是大胆。那时的千鹤看起来好像很好吃似的,她的率真令人喜爱。
    「真的,千鹤好可爱,所以我才会真的舔下去……」「奈留会觉得不好意思啊?那干嘛就舔下去呢?」千鹤就是爱损人,其实她喜欢得不得了哩。
    「那麽,其实千鹤你喜欢我那样做吧?」「是的……奈留,你好像变了不少呢。」千鹤老是喜欢装作大人样,我也不甘示弱地顶回去。
    「是吗?千鹤你不是最喜欢。闻。人。的。味。道。吗?倒是很会用鼻子钻人家嘛!」「是又怎麽样!奈留,何必话中有话,说得这麽诡异呢!」嘴巴可是不饶人喔。
    事实上,可爱的千鹤十分讨人喜欢。
    「千鹤,等等!」意外地,千鹤细长的手指伸入我的内裤里。
    「好呀,奈留,想要这个吧,我早就知道了!我是最了解奈留的了,心里很想做吧?」千鹤的手指在我的内裤中穿梭,沿着花瓣缓缓地伸了进去,像在探索什麽宝物似的。
    终於找到宝贝了,她观察着我的反应,又深入了一些,快感马上增加了一倍。
    此时,我的腰部不由得扭动起来,开始有了反应。
    「啊……」「奈留真是害羞呀,把脸抬起来看看嘛。」口里这麽说着。
    千鹤不怀好意的笑容,使我再度回忆起昔日的情景。
    「千鹤,我想起来了,你夺走了我的第一次。」千鹤的脸上出现生气的表情。
    「少胡说八道!是你求之不得呢!」一边说着,一边向敏感部位探去。
    听到我发出「哎哟」的声音,她高兴地笑了起来。
    好一个邪恶的女人。
    「不行、不行,下雨漏水总不是把眼睛闭上就没事的吧?我要重重地吻你的嘴唇!」「嗯,奈留,跟当时一样的吻我吧。」想回她几句,但终於还是吻上她期待的嘴唇。
    对於千鹤,我真是一句话也反驳不了。
    久违了,千鹤之唇。
    「……怎麽啦,後悔了吗?」摆出一副认真的脸孔。
    是担心我吗?
    「怎麽会呢?千鹤这麽可爱。我最喜欢千鹤了。」听到我这麽说,千鹤的脸色才恢复过来,好像是受了什麽委曲似的。
    「我在与奈留第一次见面时,就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她突然这麽说,深深地打动了我。对於心思难以捉摸的千鹤的话,令我一喜一忧。
    後悔?其实并没有被欺负的感觉呀。
    正说着的时候,千鹤的手指仍忙碌地穿梭着,然後迅速地抽出,发出开汽水的声音。
    她将沾染爱液的手指放入口中吮吸,再将它插入我已然火热的嘴唇里。
    千鹤的口水混着我的汁液,尝起来酸酸甜甜的。
    那味道令人沉醉。我无力地侧向千鹤。
    「千鹤……」「想要吧?奈留。」
    心中一片茫然,潜意识里仍然顺着她的话。千鹤将舌尖探入我的口中搜寻着,激烈地纠缠着我的舌头。
    我接受千鹤的热吻,这股热情任谁都比不上。
    舌头激情地活动後,又接着吸吮上下两片嘴唇,彷佛从美梦回到现实。
    虽说由美梦回到现实,但仍期待着甜美的下一刻。我凝望千鹤。
    「千鹤,我喜欢你。」「我也是。」「可是……」「怎麽?」这是我的坏习惯,总是会破坏气氛。
    在这个幸福的时刻,我突然想起姊姊交代的H.GAME的话。
    「再这麽拖下去,姊姊一定会生气的……」听到我的话,千鹤抱住我的头抚摸。
    「怎麽说这样的话?奈留的姊姊会生气?可怜的奈留,把姊姊生气当成滔天大罪似的。」千鹤义奋填膺地说着。但是,可真的不能等闲视之呀。
    我的脑海中浮现出姊姊生气的样子。
    「姊姊交代的话我一定要做到……」「什麽!到底有没有原则啊?看来得把奈留绑起来才行。」等、等一下,不是这样的。
    还来不及解释,千鹤的手中已经握住一把锁链。
    真不愧是千鹤,我这麽想着。
    因此,一瞬间我就被绑住了。
    按着,她朝我靠过来。
    「等等、千鹤……唉哟!」我的身体被锁链绑着,无法动弹,只能任由她把手指插入我的花苞中。
    稍微一动便插得更深。
    「呼呼,奈留,怎麽样呀?」「千鹤,你、你真厉害……我、我快不行了……」看到千鹤得意的表情,使我不禁後悔说出真心话。
    舒服的感觉,使我不由自主地扭起腰部,於是锁链便磨擦花瓣。
    「呀,奈留开始摆动腰部了,我也想被  子搔搔痒,一定很舒服。」她兴灾乐祸地说。
    「哼,千鹤你可恶,不跟你好了。」「是吗?这样说真好听,再多说点嘛。」千鹤低下头来舔舐我的花穴。
    啊、讨厌啦,我想挺起身子,无奈身子却不听使唤……老实地有了反应。
    「啊,饶了我,千鹤我不说了……你、你说什麽我都听。」我硬挤出一句话。啊啊……还是逃不开千鹤的魔掌。
    千鹤的脸上摆出一副完全明了的表情,她早就对我的反应一清二楚了。她一本正经地说。
    「我最爱的人是奈留,而且永远也不会忘记奈留。」「干吗说这种话……」说出自己的真心话,千鹤不好意思地拨弄着手指,然後再度向我袭来。
    指尖抚过脸颊伸入口中,进入深处,千鹤将我流出的唾液擦在脸上。
    「奈留,你觉得怎麽样?」千鹤一边说着,一边用湿答答的手指搓揉我的乳尖。
    「好舒服喔、千鹤……啊啊。」「嗯,女人的事只有女人才懂,这样弄你的乳头……」「好棒……」潮湿硬挺的乳尖受到一再的刺激,连乳房也膨胀起来。
    「千鹤,饶了我吧!」我发出微弱的娇喘。
    想不到,如此一来更激起千鹤爱捉弄人的老毛病。
    「奈留,好湿哦,怎麽样,受不了吗?」拜托拜托,别再玩弄我了。
    我呜咽地求着饶。
    「好可爱的奈留,你的蜜汁流出来了喔。」千鹤以手指沾取汁液舔舐着。
    事到如今,我的一切都被千鹤看穿。按着,她把手放到我的花瓣上。
    「奈留,只要你舒服就好了,尽情享受吧。」千鹤愉快地说。
    「千鹤,你不是逗我开心的吧?真的喜欢我吗?」「真的,我早就说过了,我最喜欢奈留了。」她斩钉截铁地说着。
    「那好,我相信你的话。」千鹤终於放下心来。
    但是爱液仍滴个不停。
    呀,真可耻……
    千鹤捧起我羞红的脸,高兴得亲吻我的嘴唇。
    「奈留,太好了,我最爱你了。」「谢谢,千鹤,我觉得好幸幅。」——忽然,眼泪串串地流了下来。
    千鹤用手指沾取我的眼泪。
    ……但是,现在可不是哭的时候,还是得和千鹤摊牌。
    「好吧,奈留前面说的H.GAME就姑且先答应你了。」「嗯,千鹤,就这麽说定罗!」千鹤已经答应了,所以现在绝不能使她产生反悔的念头。我的眼泪又滴了下来。
    「哭什麽呢?奈留,嗯?」「鸣呜……」看我眼泪汪汪的样子,千鹤也不由自主红了眼眶,为了不让我看到她的窘态,她转过身体说。
    「奈留,客人来了也不端茶,快去,听到了没有?」「嗯,马上来。」夹杂着兴奋和不安,我匆匆穿好制服走到厨房。
    「嗯、红茶……哦、有了。」将茶壶注入开水的同时,我一直想着千鹤,心里扑通扑通地跳着。
    千鹤,再等一下下,我快来了。
    端着茶壶,我走回2楼自己的房间。
    千鹤是不是等得不耐烦了呢?我的心里充满期待。
    想到那种事,我忍不住笑出来,还好茶没有漏出来。
    正要推开房门时……
    「……千鹤,你真的好可爱。」那声音……是爱美姊姊!
    她在房间里做什麽?
    千鹤制服的衬衫被拉到脖子,露出一对圆圆的乳房……内裤的一角挂在大腿上!
    「让爱美姊姊看到我这种模样……好丢脸!」「呼呼,我在隔壁早就听得一清二楚了,趁奈留不在来见见你。千鹤,时间真的是恰到好处哩!」……千鹤的样子和我想像中的完全一样,只是对象变成了姊姊。
    我有些懊悔,但是事情已经发展到这样,我也进退两难。
    「想到台词就兴奋……早就知道爱美你在隔壁,才对奈留…」原来如此!
    千鹤太可恶了!
    我将手握成拳头状,从门缝里监视爱美姊姊和千鹤的动作。
    「哈哈,这麽说来,奈留真可怜……千鹤,你真乖,让我来好好疼你。」姊姊移向千鹤的大腿间,我看见她的眼中发出灼热的光芒。
    两个人对我的怒气浑然不觉。
    此时,千鹤说出令我大感惊讶的话。
    「爱美姊姊,我、我从很久以前就一直崇拜你。」「太好了,千鹤,别再等下去了,快把身体交给我吧!我会好好爱护你的……你想怎麽弄?告诉我。」爱美姊姊为了占有千鹤的身体,连这麽无耻的话都说得出口竟然无视於我的存在。
    「跟姊姊这样做……真是太丢脸了。」「胡说,只要顺着自己的感觉走,懂吗?你想要怎麽来?」唔……姊姊究竟会怎麽做呢?
    她突然贴住千鹤的花蒂,开始不断以舌尖舔舐,双手则不停地搓揉胸部。
    在舌头剧烈的活动下,千鹤忍不住兴奋扭动着双腿,发出娇媚的吟叫声。
    「爱美姊姊……」好、好痛快哟……
    姊姊突然用力揉慷搓千鹤的乳头,舌尖舔舐花唇的动作也急速加快。
    「很棒吧,快,叫出来,我最喜欢听千鹤的叫声。」「喔……爱美、好、好爽……」千鹤的身体对姊姊的动作有了反应,两人配合得恰到好处,纤细的双腿无力再抖动,终於倒了下去。
    但是,姊姊并未因千鹤的反应而放松攻击的动作,反而加速抚摸後臀。
    「千鹤,我从很久以前就想弄你的屁股……」「唔……这麽吸引你吗?」「是的,再揉捏乳头,更舒服哟。」「啊、啊啊……」千鹤觉得後洞被舔得非常爽快。
    我才发现那里原来是千鹤最虚弱的部位,真是,什麽都逃不过姊姊的眼睛。
    「这就是千鹤你最刺激的地方,终於被我发现了,这麽脏的部位,仍能令你爽翻天。」「爱美,你好厉害。」千鹤害羞地说。
    平常老是挪揄我的千鹤,今天受到这种屈辱……对我而言倒是满新鲜的,真是活该。
    姊姊玩弄着千鹤,露出喜悦的表情。
    千鹤因紧张而缩小的後穴、不断地受到姊姊的抚弄。
    千鹤脸上的表情变得相当紧张。
    「快来了吗?」姐姐加速了舔舐的动作。
    「……哎、哎,爽死了!」「你还真够老实,一点都不保留。」原先在臀部抚摸着的手指,忽然改变方向,直滑入粉红色的花瓣内。
    手指抽插花穴和着舔舐後穴的声音,充斥着整个房间。好一幅令人心驰神荡的春宫图。
    对於自己未能加入姊姊和千鹤的游戏,我感到非常懊悔,心情逐渐激动起来。
    我站在走廊中,花苞已然潮湿,就乾脆脱掉内裤。
    ……两个妖精在床上打架。
    我只好转过身来抚摸自己的花蕊,花蒂已经坚硬突起。
    (哎、哎……这样……好舒服)
    不仅花蕊,连乳头也不放过。
    (哟、哟……脱光了真兴奋)
    姊姊和千鹤的戏耍声不断从房中传出。
    (爱美,我、我不行了。)
    受到两人的动作和娇喘的影响,我将手指插入花径。
    (等一下,千鹤,让我们一起到最高潮……)
    在我纷乱的情绪中,只听见千鹤的呼吸越来越沉重,姊姊也快支持不住了。
    此时,这个世界彷佛只有她俩存在。
    我的手指不断进出花穴,越插越接近沸点。
    动作加快,呼吸也跟着急促起来。
    来了,来了,我要和她们一起到情欲的高峰了……!
    (千鹤、我要泻了……)
    姊姊……我、我也……。
    突然天旋地转,叁人同时虚脱。唉,我不行了……。
    泻吧!
    眼前无边的美景彻底地影响了我,但是,人总要回到现实。
    刚才因兴奋而摆动的双脚,现在才觉得  得要命。
    脚跟似乎要散掉般,一个不小心,茶壶掉了下去。
    陶瓷破碎的声音,惊动了仍沉迷在性欲波涛中的姊姊,她走出房间。
    「奈留,你怎麽了,全都看见了吗?」「我想端茶进来却……」可恶,怎麽说不下去了呢?
    但是,即使对姊姊表示不满又能如何?
    只是我一个人在那里自言自语,又有什麽用?
    「你先进来。」「……嗯。」……进去之後,叁人再度展开一场大战。
    她们两个人仍然赤身露体,情话绵绵。
    回头想想,姊姊不知何时回到家的……意外的访客真是不请自来,以後真该小心点。
    「哼,我也要加入!」「不行,奈留。」拒绝了我之後,她们两人又再度互相以乳尖磨擦对方,一付甜蜜的模样。
    「你会打扰我们的情绪。」等等,千鹤……!
    由於千鹤的迟疑,事情有了转机。
    「也想玩吗?奈留。」我以无奈的眼神凝望姊姊。气氛有点僵。
    我坚定地说,「是的,我一定要加入,你别管我。」千鹤听我口气一变,只好改以和缓的口吻。
    「之前我们已经搞得很疲倦,不想从头再来,希望你能体谅」装出可爱的脸孔,我向千鹤求援。
    但是,姊姊和千鹤都摆出敌意。
    「原来如此,千鹤你是骗我的。」千鹤怀着歉意,将我的头拉近她的脸旁抚着。
    「骗人!都是骗人的!千鹤你好可恶!」我拼命地想要反击回去。
    「不许胡说,奈留,千鹤不会骗人,你最好保持一点风度。」「就是嘛!」敌人由一人变成两人,真是的——每个人的脾气都很倔强,谁也不肯低头,想化解这场僵局可没那麽简单。
    「好吧,就从头再来吧!看我买了什麽好东西。」姊姊拿出一个涨涨的袋子,原来里面装着模拟男人那根东西的假阳具。
    「呢、爱美,这东西好可怕。」「我一共买了两根,一根当作资料,一根送给千鹤。」抱持着严肃的研究热情,真令人感动。
    「我可以接受吗?」千鹤用手接下来,好奇地抚摸着。
    「太好了,可以好好照顾千鹤了,绑紧一点。」「是的。」得到指示後,千鹤立刻将阳具以皮带固定在腰部,之後,再将阳具的一头插入自己的花径中。
    插入的那一瞬间,千鹤喊叫出来……真是爽快!
    「如何:太小还对吧?」姊姊问道。皮带上的阳具卡在小径中,爱美伸手在千鹤的花唇间握住转动。
    「不要,好可怕,哎哟、哎哟,爱美…手指、手指进去了,快抽出来吧!」「呵呵呵,千鹤,很爽吧?」手指慢慢插入然後抽出来,又插进去,又抽出来,千鹤的花户已经爱液盈盈了。
    「姊姊,你把千鹤弄成这个样子到底要做什麽?」「决定了,奈留就由千鹤来处分吧。」什麽!要插到我的洞穴里?
    本来以为我只是个旁观者,想不到自己也得加入。
    「快点准备吧?」「我——」「姊姊的话要听,照我说的去做。」简直是强迫人嘛!
    「听话,奈留,爱美是为你好。」千鹤对姊姊唯命是从,我也只好乖乖听话了……於是,姊姊把我的制服完全脱光。
    「千鹤、奈留,你们很想被好好爱护吧?好,现在过来,互相紧紧抱住。」姊姊命令千鹤和我,好像我们是她的奴隶似的。
    「懂了吗?奈留?来吧。」因此,千鹤把我像抱小孩一样放在膝头,双手抱着我的腰部,等待姊姊的命令。
    阳具的位置距离我只有3公分。
    啊呀,千鹤突然捏住我的乳头。哎哟!稍微动一下,距离又近了一点。
    千鹤就这麽与我保持这种姿势,姊姊好像不太开心。
    「快插进去呀!」终於下达最後命令。
    「知道了,奈留、我要插进去罗!呵呵!淫水直流呀!好香啊!」千鹤舔舐我的花瓣,舌尖在四周游移,使我全身发抖。
    「好会扭哦!真好吃!」我开始呻吟,姊姊又说。
    「奈留,舒服吗?现在要进去了。」「好痛、千鹤!」我紧张得像被火烫到似的。
    「别害怕,保持这个姿势就对了。」哎哟,不得了,千鹤猛地插入,欺负人呀!真可恶!
    …刚才的快感倏地消失。
    不安和期待使我本来就紧张的心脏变得快要爆炸,千鹤把我的身体紧紧抱住,塑棒抽插的速度缓和下来。
    「啊、啊!好舒服、好舒服喔!」我的脸上充满喜悦的表情。
    「如何?奈留?千鹤做得好吗?爽快吗?」姊姊一边看着我们的动作,一边在旁指导。
    「太…太棒了!」看我这麽舒服,姊姊显得很高兴。
    「千鹤,看奈留爽快的样子,你真不愧是高手。」千鹤点头同意。
    但是,我总觉得好像被羞辱似的。
    「可是和奈留性交,还不如和爱美来得快活。」「哈哈!臭千鹤!呵呵!真不要脸!」啊,好不容易挣扎说出一句话。
    「千鹤,插我的时候用不着详细告诉姊姊。」「对不起,我倒是忘了。」口中虽然争论着,但腰部可没停止动作,发出的娇呼刺激着我俩。
    姊姊继续说着。
    「好了,好了,千鹤,不必可怜奈留,再处罚下去,我太了解她了,就是爱说嘴。」「是的,爱美。」於是以行动代替了解释。
    事实上,受到来自千鹤和姊姊的厚爱,我的心里是十分感激的。
    「我完全尊重二位的自由,继续下去吧,我会在旁边观摩。加油,千鹤,继续你的活塞运动。」「好的。」千鹤回答後,便用力压入,直顶到子宫。
    姊姊起初只在旁边观看,後来手痒也加入阵营,帮忙转动、配合节奏、舔舐阳具与花穴接触的部份。
    舒服死了,我要升天了,好棒……!
    我向千鹤求饶,望着她的眼睛一再拜托。
    「千鹤,你好可恶。」千鹤满不在乎地动作着。
    「奈留,好好享受吧!」姊姊严肃地命令千鹤、要加快磨擦的动作。
    我已经稍微适应了,爱液从花穴里汨汨流出,花唇丧失所有的感觉膨胀起来。
    「姐姐,我、我快受不了了……」我的脑中已是一片空白……。
    「不行!再干下去!不许停下来!」千鹤说着。
    「好、好爽哦!来了……」我喷出的汁液射到姊姊脸上,姊姊将它擦拭後放入嘴中舔舐着。
    见到这种情形,千鹤苦着脸要求。
    「求求你,也舔舔我的肉穴好不好?」於是姊姊抱住她,与我的淫水混在一起。太好了,再也不会觉得羞耻了……。
    我的心情变得前所未有地愉快,对於H游戏更感到有信心。於是我下定决心要努力干下去。


花点小钱打赏一下楼主 :

赏+5

赏+8

查看

失效
描述
快速回复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