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帖子 社区服务 统计排行
级别: 圣骑士
UID: 100237
精华: 0
发帖: 700
金幣: 293 個
威望: 705 點
貢獻值: 0 點
邀請幣: 5240 個
在线时间: 0(时)
注册时间: 2018-06-04
楼主  发表于: 08-06

木马

木马 


--------------------------------------------------------------------------------








在冰冷的混凝土硬地上,男人用手指打开俯卧在那里睡觉的青年的屁股。那个地方刚刚被三人轮奸过,很红地肿着,而青年的身前的东西则非常可怜地耷拉着。
“早上好,昨天还真是混乱得厉害啊。”男人的手指从青年的尾骨慢慢地描背,然后爱抚到脖子。青年的双臂被皮质的拘束环倒扣在背后,一动也不能动,根本不能逃跑。尽管被反复蹂躏而显得疲劳不堪的青年,还是瞪视着男人。男人抓住青年的下巴,品味着青年的愤怒和斗志,高兴地笑起来,这样的话,今天的调教肯定也能非常享乐了。
虽说刚毅,但青年的脸颊上到底还是留着昨天泪痕。男人顺着那个抓住他下巴的手指前进,和善地擦去青年脸上的眼泪:“那么是谁一边哭一边呻吟,一边被犯一边射精的呢?”对男人那种言辞,青年的眼睛充满了不安。
昨夜,他被侵犯了处女的肛门。四肢无论怎么闹腾还是被死死摁住,然后一大堆人把他的身体拉开来。最初很紧的括约肌,也在反复的蹂躏下不知不觉地松弛。并且在最后,一边被侵犯屁股,一边却勃起了,而且被拼命反复地捋到连续射精。青年一回想到那种疼痛得快感就憎恶着自己。
被做得很彻底的兴奋,这样的身体反应是他难以容忍的事情。
“真喜欢你那个淫乱的窄小的屁股啊,我和部下们,从你的屁股得到了非常大的满足。”男人一边猥亵地说着,一边很快地舔手指,青年惊悚地缩紧了身体。
“呵呵,你明白我要做什么嘛!对了,你猜对了哦。”
食指被正确被按到括约肌中央,扑哧一下扎了进去。
“可恶……”
“就是这里了,你最淫荡的地方了。”
“……呜……”
库呲库呲的下流声音持续着,青年的背和屁股的肌肉不断痉挛。
被搅拌着体内的前列腺,甜甜的麻木潮湿扩展到青年的下半身。
男人看着青年一边带着那种必死决心般的表情,一边克制不住拼命地喘着气,感到非常满足,便拔出手指,闻了闻味道:“啊呀,好像我的部下已经结束了扫除啊。”
在男人返回这个地下室的一个小时前,天还没有明,男人的部下们的手抓着青年,进行灌肠。装满了800cc甘油溶液的巨大注射器把所有的溶液注入了青年的体内。
而且,部下们一边痛骂着青年因为溶液量大而流出体外,一边继续把溶液注入那快要爆炸的屁股。然后把青年抱起提高在水桶之上,好像小孩小便一样让他进行排泄,青年足足排泄了五分钟,这又遭到了再次得辱骂和嘲笑。在这种状态下,青年虽然一边不住地射精,一边却只能以必死的心态忍耐。
男人的手指再次抚摸青年屁股的山涧,轻轻地问:“怎么样?小可爱,心情如何?昨天给你完全放进去的精液全部都出来了,寂寞吗?”手指缓缓进入圆圆的屁股洞,从中间钻入,一直到达前列腺的入口,男人的手指动了两下,翻开前列腺。
这种刺激让青年咕咕地无法说话:“干……不要……”
“以后会再给你灌得,今天么,你的屁股只要驯服地期待着就行了。”
被骚动着前列腺,和捋阴茎完全不同,那是种令人着急的快感,好像被直接玩弄着快感的起源的神经一样强烈的感觉。这使本来都是作为男人主动的青年有了一种极端相反的“被侵犯的感觉”。青年只好把自己的额头用力地压在混凝土上,让那个疼痛来打散快感。但是从鼻子里漏出来的像撒娇一样的呻吟,哆嗦的屁股,以及比什么都快开始勃起的阴茎,确确实实告诉自己已经感到了屁股被玩弄的事实,已经得到强烈的快感。
“好孩子啊,哪个已经充分勃起了?”
“啊啊啊啊啊啊!!!”
被放入了手指的身体,无法忍耐的声音在回响着。
痛的勃起的青年的阴茎像一条鳄鱼一样,这让男人满足地笑了。
“好吧,停止,作为你整整齐齐勃起的奖赏。”
接着,男人从口袋里取出了和捆住青年手臂的拘束像是一套的小一号的皮革圈带。
好像拳击场上那种强悍男人的手腕一般粗的圈有一个,还有两个小的。还有一根如同脊梁骨一样通到正中的皮带连住三个圈。
“带这个东西的话,就没有那么简单射精了哦。”
男人用大的一个圈把青年的肉棒和两个袋的根部圈起来,然后用搭扣啪扣住。由于压迫性器官被拧出一起伸出到前方,形成了赤裸可憎的模样。
“如果这样的话尿道就狭窄了,想要顺利射精恐怕很难哦,你接下来会怎么样呢?”残余的两个圈把阴茎包围起来,青年的性器官被奇怪地固定在那里,成了一种象是攻击前方的状态。
“所谓射精,就是在射的那一个瞬间得到快感,如果被长时间地拖延,就会发痛。不过能经验从未有过的事情,那本身也是一种快感吧?”男人的指尖忽然抚摸着青年龟头上稍微打开的铃口,这让本该膨胀的阴茎因为被束缚而成为切割成两段般的面筋状。男人慢慢地继续摸着,一边说:“从昨天开始,你越来越习惯了这种挑逗,应该感谢我们啊。到当前为止,你有什么感想呢?” 
被潮湿的疼痛的快感弄糊着身体的青年刚毅地努力瞪视着男人:“变态,我筋疲力尽。”
听到这个,男人只是快乐地转过脸颊来:“好。实在是好啊。”
“啊!!!!!”
被唾液沾湿的手指甲尖从铃口缓缓插入尿道。这种疼痛的感觉让青年呼唤。但是马上疼痛变成发痒。发痒后立刻感到喜悦的变化,阴茎芯很热地发麻。
“嘴巴很硬啊,不过,看到那个,还会这么硬吗?”男人戏虐地笑着。
沉重的铁门被打开,抬进来的是一口三角木马。
那是个深红色的纵面为三角形状的实体,上面尖的部分附着三根张力型的凶恶东西。
“我可不是只为了给你乐趣的,我是给你疼痛。那个木马能一边责罚你的会阴,一边到你的屁股里头去侵略。”
三根性器状的东西那个都比青年自己的阴茎要粗,而且很大地张着龟头的开口部分。最可怕的是,有无数珍珠一样大的疣附着在茎的部分。
“不要怕,这里是用软的硅素材表面涂层做得,喏。”男人和青年如同商讨一般地讲述着那三根东西。
确实那三根东西柔软弯曲,简直象真货的阳物一样。而当男人拿出控制器,按动开关的时候,三根张力型各自像生物一样开始扭捏作态地跳舞。完全和蛇抬起镰刀形的脖子的动作相似,那是专门为了责备前列腺而调整的运动。
“怎么样?厉害吧?让这个到你身体的深处侵袭一下吧。” 
男人往旁边手下使个眼色,旁边二人立刻轻易地举起了手忙脚乱拼命摇动上半身挣扎反抗的青年的身体,抬到了被涂着润滑水又滑又粘闪亮闪亮的中央这个张力型上方。男人上前抚摸着青年赤裸的肛门低语着:“这回的闹腾可有点危险哦,如果肠子弱,说不定就破死了。”这样和善的语气说出那样可怕的言辞,让正在挣扎的青年身体僵直,如同听天由命了一样不再反抗。
身体慢慢地被放下,张力型被肛门接受,因为太过巨大而裂开来。
“啊啊啊啊,那……那……”
屁股吞下最粗的硅块的青年,发出了热热的带甜的哀鸣声。那只硅块的粗大的头一直扩大着他的直肠,一边强行通过前列腺,到了从来都没有到达过的深处。茎上硬硬的疣敲打着柔软的肠壁,一颗又一颗。青年感到一种难以言喻的快感和痛楚。
“好了,已经咽下了。那么放掉他。”男人下令。两侧支撑着他的男人们放开手。三角的木山脊立刻深入到屁股的山涧和两腿之间的会阴,青年惊恐地努力抬起两条大腿。
“……呃……啊……不……”
只是靠膝盖的力量来支撑体重,两条大腿绷得非常紧。而且由于润滑水的缘故,无法着力。“啊……咕……啊……”库哧库哧青年的身体沉没,会阴像被撕裂一样的疼痛,到内肠甜得麻木的被侵犯的那部分的前端浸润,真的是无法说出来的喘不过气来的声音在呻吟了。
“不能忍耐吧??那么举起你的那儿。”男人慢慢地捋着青年阴茎的尖端。
“……呜……呃……啊……”疼痛和快感同时袭击着性器官,青年一边反复地轻微痉挛一边努力忍耐着呻吟。
“最好在变得不能忍耐前说出来,免得成为严重的事哦。”男人劝说着,看到青年还是竭力忍耐,男人便按下了开关。
张力型的那硅块开始缓慢地转弯。
看不到埋在青年体内的那部分,但是如果看他前后的那两个,那种弯曲,那种草裙舞一样的跳舞扭动,就可以知道里面是在如何地搅动了。
“啊……那……那……”
一粒一粒的疣不住地通过前列腺,摩擦着前列腺,给与青年屁股中爆炸一样的快感。
“试试看横向地搅动如何?”
“那样……啊啊啊啊!!”青年发出惨叫声,身体被深深地压沉,横方向的盘旋让疣移动到直肠卷动起来纵向移动。
“哇!!!啊!!!!!”与尖的哀鸣声一起,被拘束的阴茎抢先刮起了雪色的雾沫。不是射精,只是露出了精液。
眼前变白的快感包围着青年的全身,从勉强睁开的眼睛里落下眼泪,可是那些震动器一点停留的时刻也没有,始终运动着,他就在没有绝顶的地狱内被拨弄着,发出意义不明的哀鸣声和一阵阵的痉挛。
“……啊呃呃呃……”
“能勃起吗?如果不能回答,只需摇头就可以了哦”
由于眼泪沾湿了眼,只能用游移模糊的眼神看看男人。
“啊……啊啊……啊啊……”身体内那始终要横过来一样的头不停地用张开的口磨蹭着内壁,由于不可能横到而被一次次拒绝,因为一次次拒绝而一次次撞击摩擦着肠壁。
男人满足地欣赏了那个身姿一段时间后,拿了一个从顶棚滑车上下来的锁链。锁链的头上有个扣子,和先前安在青年阴茎上的金属环上的是配套的。
“那么,举起你的那个。”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被拉掐住性器根源的皮带,一阵巨大的疼痛袭来,让青年大声疾呼。才智的光辉开始从脸上消失,嘴上喷洒出来的唾液沾湿了下巴。
青年打算稍微缓和疼痛,于是把大腿用全部的力量紧张,举起上半身。
男人松开了锁链,不再牵住他的阴茎,但又按了张力型的控制器的开关。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张力型,以更大的力度开始淫靡地转动。这是最好的男性特有的性感带的东西吧。
尽管被拘束着,但精液开始抢先溢出沾湿阴茎。而且那渗出的精液,在右下在彩红色上闪耀着。
“哎,真是漏个没完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呀……啊!!”
“那就再来一次!”男人拉动了锁链,打算缓和疼痛而绷紧的青年的身体,由于润滑水而滑倒,成为一个倾斜度。
被无数的疣敲打着前列腺最里头,而震动器的嘴用力侵犯着肠道的最内部,青年发出了最大的哀鸣声:“…………………………………………………………………………………”拉长着声音,完全是野兽的吼叫,没有任何其他意义……恐怕所有人都无法忘记这个瞬间的。然后被犯屁股的快感传达到了身体,青年的阴茎开始刮起精液,持续了很久……  








花点小钱打赏一下楼主 :

赏+5

赏+8

查看

失效
描述
快速回复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